植物命名之種種【下】

國際上的學名的根據又何而來?學名的由來是根據18世紀一位生物學家「林奈」Linnaeus所著「植物之種」為命名基礎,再經國際植物學家透過10次會議,不斷的修正及新增所定奪的,可見其慎重。



學名又因「屬」「種」(界、門、綱、目、科、屬、種)的分類而採用「二名法」,例如:Zelkova serrata Makino,學名:櫸樹。普通名:櫸榆、台灣榆。地方名:雞油。而其中Zelkova就是「屬」名,第一個字母必須大寫。Serrata就是「種」名,一律小寫。Makino就是命名者的名字,除非特別用途,否則一般都省略掉。但有時我們會看到在種名後面會加上cv、var、 hybrida,中cv表示是人工栽培而非原生種。 var 表示是變種,尤其是產生斑葉的品種。hybrida 表示是雜交種,如此一來就可以更明瞭名字的由來,也可以幫助我們認識植物的有關品種情形。



儘管國際有相當的規定,但一旦到了台灣就變成「參考」用,而毫無實質意義。蓋因台灣人「自以為是」的主觀意識太濃烈,「憑什麼要聽你的」,誰也不服誰的老大心態,以致造成一片混亂。我曾提及某個花卉網站便充斥了這種心態的文章。一次一位女孩子貼上了自家種的花,明明是「夜丁香」而她故意寫明叫「夜來香」,卻不見有人「敢」(鄉愿式的姑息)提出更正,嚴重的是從此以後,凡是家裡有種夜丁香的人便全都以「夜來香」稱呼,這種劣弊驅逐良弊的後果,真不知如何「處理」,或許以後把說出夜丁香的本名,恐怕會被「萬夫所指,無疾而死」的下場。更意外的是這位「人士」的資料意然是嘉義市人,而且發表了近幾千篇文章呢!任誰都知道嘉義市的港坪里是全省最大的「夜來香」生產地,而且維持這種盛況至少二十年以上,這種「是是而非」的行為實在不應發生在她身上,蓋因兩種植物實在差別有夠大的,「夜丁香」是木本植物,而「夜來香」卻是球根花卉,不可能混淆的,如果光是這兩種都分不清楚的話,如果把類似名字的混在一起,她們更是分不清了,夜來香、夜丁香、丁香木、紫丁香,都是香,所以我建議還是分得清楚,討論起來也較不容易各談各的而起爭執。



其實國內也雖然起步稍慢,但也有其規範,是在民國77年12月已有公佈一套「植物種苗法」,或許國內網站也有吧(抱歉,我因很少逛國內網站,所以並不清楚),其中規定:凡育種者或發現者所育成或發現之新品種,具有利用價值者,得依法申請命名登記及權利登記。不過我說過,規定是規定,實行又是一回事,難怪國內的花卉名字一片混亂,一花數名的情況一大堆,更有甚者,張冠李戴者更是層出不窮。有一次我的一個朋友買了一棵「蒜香藤」,剛好我去他家,開花開得很漂亮,我順便告訴他「蒜香藤」的名字由來,並當場示範用指甲劃開表皮,一陣濃烈的「蒜香」味馬上樸鼻而來,我笑著告訴,他這就是為何取名為蒜香藤的由來,想不到他竟然要翻臉,說我故意破壞他的夢幻名字,明明花店老闆告訴他這種花叫「紫羅蘭」,我幾乎昏倒,心想那差這麼多,如果今天沒有紫羅蘭的花卉存在,倒也無可厚非,但可別睜眼說瞎話,紫羅蘭明明存在的,而且台灣也有不少人種植呢,他一氣之下趕忙用毛筆寫上「紫羅蘭」的字條貼在蒜香藤的樹幹上,想昭告全世界,我錯了,我也只好搖頭,只想責備花店老闆的誤導,相信這種錯誤幾乎都會隨時發生的。


在台灣花卉的命名還有些怪現象,我寫出讓大家參考:

雖然叫蘭卻非蘭:樹蘭、君子蘭、木蘭、毬蘭、王蘭、小蒼蘭、劍蘭..等。

名字類似,卻毫無關係:夜來香、夜丁香、丁香木、紫丁香以顏色命名,卻不只有該顏色:黃蟬、黃鐘花、黃風鈴木、紫藤..,這一類可說最多的誤用。

容易混淆:孔雀木、孔雀竹芋、孔雀仙人掌、孔雀豆、孔雀柏、孔雀草、孔雀菊、孔雀椰子、孔雀蘭、孔雀藺..等

國內也有很多直翻日本名字,如利休梅,梅花空木..等,這一類也很多,尤其是在櫻花或楓,蘭花類,幾乎是太多了,如吉野櫻、牡丹櫻..等

台灣與大陸不同之稱呼:
大陸←→台灣  
龍船花←→仙丹
鶴蕉←→赫蕉
鶴望蘭←→天堂鳥
臘腸樹←→阿勃勒
楨桐←→龍船花
紅木←→胭脂樹



在我收集的資料中,這當然還很多,只是有時討論這種不同,畢竟太浪費篇幅,況且也不一定大家都能接受,所以簡談到此。【下】

使用Facebook帳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