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種不可【水果篇】上

1101848665_l


1101847855_l


1101847856_l


1101845697_l


1101849343_l


1101849344_l


1101849441_l



以下文章您「非看不可」,而廣播檔則是「非聽不可」,因為所介紹的新興果樹資訊「非知不可」,農友們更「非種不可」,水果商則是「非賣不可」,即便是消費者也是「非買不可」,因為口味風味俱佳「非嚐不可」,而營養豐富更是「非吃不可」,這些保證是事實,希望看倌千萬別「非罵不可」,我就會感動得「非謝不可」,謝謝!




楔子

如果一介農人談到農業現狀時,三不五時就喜歡把政治文化經濟掛在嘴上,甚至攪和在一起,這未免也太小題大作,更令人匪夷所思,原本八竿子打不著的題目硬要扯在一塊,簡直有些瞎,不過『予豈好辯哉?予不得已。」,除非是『隔江猶唱後庭花」的沈淪,但身處新科技橫行的今天,即便您刻意選擇避開報紙電視,關掉手機,可是周遭仍然充斥著政治選戰的爭議口水,面紅耳赤的爭辯如影隨形的黏著耳根子,揮不去拂不掉的夢靨,在台灣,如果把選舉癈除的話,能存活下來的人口應該只剩下還沒學會說話的小嬰兒?



其實不是不能談論政治或世界局勢意題的,只是無法忍受小鼻子小眼睛的地域性人物,全世界又不只台灣一個國家,不過今天的主題是農作物方面,如果又把其他議題扯入的話,似乎又談太遠了,可能是政論節目看太多心靈被汚染得太嚴重了吧,應該是農業歸農業,中美日韓菲的爭地盤就歸一邊吧,不過似乎又牽涉到國際局勢的非農業話題了呢,不過事實也的確是如此,彷彿早上一睜眼或一開口就自然而然會談論到國際情勢,幾乎要躲也躲不掉,要閃也閃不開,看來也已形成必然的現象。「新科技的出現會改變我們的思考及行為模式」,新知也隨著新科技的出現不斷的在日常生活中堆疊,每個人的常識也猛不防的跟著提升,世界村的觀念也在無形中儼然成形,那絕對是股無法抵擋的巨大洪流,每個人只能選擇隨波逐流並欣然接受,既然選擇接受就得有宏觀的思維與浩瀚的胸襟足以對付,否則也只能等待被淘汰或被殲滅。



被淘汰讓人無法忍受,而坐以待斃更是屈辱,面對新科技一波波的襲來,最聰明的選擇就是接受,『打不倒他就跟他走」,這是上上策,相信現代人都選擇這個答案,否則也不會到處都是低頭族。前天一位八十多歲的友人老爸因著無法融入我們幾個的新興果樹話題,只見他坐在一旁自顧自的滑著他的手機,想必也是一位不想被淘汰的行動派人士,看來接受新科技並無老少之分,但奇怪的是,明明農業資訊氾濫的今天,為什麼大多數的台灣農民卻對這些新知視而不見,執意死守著傳統作物不放?而農業官員更是大力鼓吹力捧本土作物?是陰謀?是巧合?還是無知?今天資訊橫流的時代裡,我一直感到納悶,是高官們的睿智?獨具慧眼的政策?還是亡國前的沈淪?這是智商僅有27的我所無法理解的『政局」。身為一個渺小的老百姓,一位少數選票的弱勢農民,在接連換了三位大總統,四位農委會主委後,有誰想告訴我,台灣的傳統作物檳榔、香蕉、柳丁…面積變小了,高經濟成物或精緻農業變蓬勃了,但據我觀察非但沒變少,而是愈種愈多呢。難怪民間諺語流傳著十多年:台灣即便再換幾位總統也只能是:『換掉一位滲尿的,來一個挫屎的」,這麼貼切的形容令人拍案叫絕,選戰即將到來,人民再也不會有期待了,我只能暗禱祈求:千萬別來一位屎尿全來的「完人」,那就阿彌陀佛囉!



二十年來的台灣政局如果您還仍抱有一絲絲幻想的話,那麼就祝你幸運,但如果相信命運掌握在自己手裡的人士,那麼姑且就相信我吧,至少被一位低智商的老農夫騙了,即便受傷應該也不致於太重的,但有些人可是,『咬人一口,入骨三分」,那種痛是痛心疾首的。自己的生活自己救,農民自己的未來自己決定,所謂靠山山會倒,靠人人會老,幾十年下來有哪些「真正」的農民是靠政府的偉大農業政策致富的?雖說有些做法是與政府無關,完全是農民的盲目投機心態作祟,但如果是一個英明的政府要有所作為的話,那就得提醒或主導農民開發種植一些高經濟作物,這絕對是務實而非打高空口號。以本人而言,光是去年下半年,我就檔下不只十多個一心想種檸檬的農戶,以及數十位打算新投入種植火龍果的農友。「耳聞不如目睹」,近些年來讓我見識到台灣農民一窩蜂的搶種心態,那種態勢真的有如南亞海潚,更勝過蘇廸勒颱風,排山倒海的場面真的讓我目瞪口呆,嚇得屁滾尿流,只要能賺錢的作物,農民才不會在乎苗木一棵幾多錢,只要能搶到手上,黃金鑽石丟給業者都面不改色,完全不去理會價賤傷農的警訊,而一些不肖的業者更是加油添醋,煽風點火的吹噓,難怪才會導致上星期一斤檸檬賣不到5元的慘況,問題是要怪誰?這種在台灣存在已久的一窩蜂投機炒作,再加上以訛傳訛的無知心態,才是導致這種經常的「宿命」循環。



其實農業在台灣是大有可為的,只要政府把那些有關農業官員或農業專家換成經濟或資訊專才的話,才不致讓農業一再沈淪、不長進甚至倒退嚕,什麼休耕、造林、民宿…一大堆失敗政策,讓農業一蹶不振,請問有哪位官員負過責任?不少官員經常拿著公帑每年出國考察,請問改善過台灣農業什麼了嗎?五十多年前本村農戶種植的檳榔、柳丁、香蕉、木瓜、龍眼、荔枝…,請問農業部長官,都快六十年了,這些農民的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也都延續祖先的志業繼續種植,除了土地變小外,但作物卻都沒變過,變的只是當年是以腳踏車載貨,而今天則以小貨車搬運而已;其他變化的只是當年連電話都沒有,而今天則是人人一支手機,乍看下好似進步,其實卻是大倒退,「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停滯不前只能讓時間空轉,是另種的金錢浪費,守成只會是深沈的悲哀,更是另種自欺欺人的沈淪。



今天所有台灣人士幾乎都會對這塊土地讚不絕口,其實那是因愛國而杜撰的口號,什麼好山好水?什麼民風純樸?什麼人民善良勤勞?我生活在這塊土地幾十年為何都未曾感觸過?好山?地質專家都承認台灣是新生岩層,這種土質的山有什麼好?水?人能生飲嗎?民風純樸更是無稽之談,詐騙集團橫行,小偷更是猖獗,別人總能那麼幸運,但我家更是從小被偷到老,從古早的農具到年青的棒球用具一直到現在的植物,至少超過百次絕不誇張,還大言不慚的誇口「民風純樸」,請問是哪位大官員睜眼說瞎話?真服了這些人。不過我必須承認儘管台灣人的「質」並不很好(這可由菁英中的菁英選出的歷代總統可窺出端倪),但我絕對肯定並感謝上蒼給了台灣人一塊全世界最棒的好環境,尤其是農業環境而言,我要讚賞身處亞熱帶環境的台灣,絕對是全球獨一無二的好地理,更是植物生長的天堂,因為無論是熱帶、亞熱帶、溫帶、寒帶的植物,在台灣幾乎大小通吃,均能在台灣存活得很適應,甚至長得比原產地更茂盛。要知道現今全世界有多少地區的農民,一年只能耕作半年,即便打算效法國人努力工作的機會都沒有,因為他們每年都有半年的雪季;而有多少地區則是因為經年的酷熱(四季如夏),讓農民及作物因無法忍受酷熱而備感困擾,但生在台灣的農民卻可以天天工作,連過年期間都得工作不能得閒,天天都能生產,這有多幸運,但悲哀又遺憾的是,擁有這麼優渥條件、地理環境的國度裡,竟然有無能的政府鼓勵蓋民宿,甚至鼓吹農民休耕,這種本末倒置的愚民政策竟然還被大肆宣傳為德政,這種國家不亡國才算是世界奇蹟呢!



二十多個年頭引頸企盼下換了三任總統,心境上由熱切、失望、絕望到痲痺,但可悲的是竟然有一位被國外稱為「bumbler」的大總統,還在電視新聞眉開眼笑的宣稱:台灣人的幸福指數排名世界17位,這種啼笑皆非的數據真不知道想證明些什麼?或要表逹些什麼?有如霧裡看花,既然政府無能已然至此,那麼民間學者或農民憑著靭性,或許自立自強、自救救國,倒也不失危機變轉機的自救局面,然而卻非如此,只見一些學者專家只顧拿著汽油滅火,一手頂著博士文憑,一手則指著農民的額頭大放厥詞,說什麼在台灣一定得種植本土作物,要造林得種植內定的42種本土植物,好似他國的作物就是毒蛇猛獸,活像是如果農民種植國外新進作物就會讓台灣人死光光似的,請問在現今是二十一世紀手機倒處橫行的世界村裡,這是哪門子的思想邏輯?試問本村隔壁有二、三個村子都有七成以上的外籍新娘,那是否得由國軍出動飛彈把全村轟平,以平息你們這些久居殿堂之上的仇外官員心頭之恨?再請問農業官員,你們這些書蟲、考試機器們,能否寫出幾種純然的本土水果?如果還懷疑沒自信的話,那就不妨讓一介不識字的農夫告訴你們,連在台灣生存最久的波羅蜜都是在四百多年前由荷蘭人引進的:而且被農業官員口口聲聲指責的檳榔也絕對不是土石流的原兇,它們強壯得很,儘管惹人怨,但也別寃枉無辜亂扣大帽子;還有被罵翻了的蔓澤蘭也不是官員所指責的,怪罪是由業者不小心引進的,被寃枉了幾十年,也該還業者一個遲來的清白。文人總統,理論治國,看來上哈佛也沒有比勞工或農民優秀多少,帶領著一大批只會背書的考試機器,共同的把台灣搞垮應該是遟早的事。【上篇】



延伸閱讀:為什麼你買不到陸人丙老師的果樹?

使用Facebook帳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