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肉蘋果

當下在台灣談到蘋果這二字,也未免太過小題大作了些,就好似今天在任何場所談到手機或石油漲跌問題般的俗不可耐,誇張一點的說法是,不痛不癢根本就只會讓人嗤之以鼻,更顯得不耐煩的廢話而已。但當真您會如此認為嗎?不,我不這麼相信,除非您是一位天真無邪又爛漫的小孩子,在我一位歷盡滄桑遭逢六任總統統治的老伙子而言,蘋果不只是水果而己,它代表著可是一部閲不盡讀不完的巨擘,就像廣播講古的吳樂天講述廖添丁一樣,三十年也講不完,這一點也不誇張,雖說我没有如椽之筆可寫下擲地鏗鏘有聲,令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可歌可泣的史詩,但至少我得盡點世界公民的責任,將蘋果不只是蘋果的點滴歷史寫下,以免滿街盡是低頭族的後一代,隨手一抓進口裡的是蘋果還是芭樂都不知道,那可真是悽悽慘慘戚戚囉!